您所在位置:首页>《兽人之战》官方小说——第一章 复仇者降临

《兽人之战》官方小说——第一章 复仇者降临

2016-08-23
字体【
分享:

战争,从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因为战争只会带来更多的战争。

  精灵与不死亡灵之间的战争持续了数千年,“希尔瓦陨星者”上已经镶嵌了第七颗陨星之精。
  第七任精灵王希尔瓦·泰泽指挥着十戒军,在圣光骑士团的协助下,已经和都灵王朝初步达成了协议,由圣光骑士团和十戒军之光辉共同反攻南大陆的不死亡灵,对于精灵来说,不死亡灵是世仇,对于人族圣光骑士团来说,不死亡灵是对圣光最大的亵渎。
  圣光骑士团从中大陆南端的诺伊德港出发,十一艘巨型海舰,每一艘上都飘扬着圣光的旗帜。这一支舰队由圣光骑士团副团长赫拉·图姆亲自带队,赫拉·图姆是圣光骑士团大多数人的导师,他在都灵王朝有着“圣光的号角”之城。
  精灵的十戒军之光辉从东大陆南端出发,也是数十艘巨型方舟,并且后续舰队还在筹备,这一次的战争势必要将南大陆建立起属于精灵的营地。
东大陆和中大陆的舰队先后到达南大陆,这片弥漫着雾气的土地,沼泽、枯木遍地的森林,南大陆独特的风景让赫拉·图姆皱眉,他可以清晰得感觉到雾气中散发着的死亡气味,整片大陆都被一股浓郁的死气包裹着,对于以圣光为信仰的他来说,非常不舒服。
  “起圣光!竖结界!”赫拉·图姆下船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圣光骑士们驱散死气。
  十名圣骑士走到海岸上,站成百余米直径的圆,召唤出圣光之矛插入地面,每一个圣光之矛都闪烁了一下,然后纷纷结成了圣光阵,被圣光围绕的地域瞬间驱散了雾气,地面黝黑的砂土也慢慢被圣光洗刷过,渐渐转变成了本来的灰黄色。
  每两支圣光之矛间的十几米,都会有两名圣光骑士手握制裁之锤,用闪烁的圣光警惕着随时可能从枯木森林中冲出来的骷髅海。
  就在赫拉·图姆刚刚走到圣光结界中的时刻,枯木森林中忽然响起一阵骚动声,一个又一个仿佛骨架搭成翅膀,黑曜石雕刻了身躯的巨大物体从林中飞起,数百个遮天蔽日。
  “这是…”赫拉·图姆望着这数百只怪物,脑海中瞬间想起了都灵王朝四大战争城堡城墙上那些雕刻的怪兽石像,据说那是被都灵王朝祖先杀死的鬼怪,封印在城墙上替都灵王朝镇守四方。
  “石像鬼!”
  无数石像鬼巨大的翅膀横亘十余米,只是一扇,无数飓风就翻滚着浓郁的死气向圣光骑士团卷来。
  “圣光盾墙!”圣光骑士们竖起手中的盾牌,一层层圣光能量腾空而起,瞬间阻拦下了飓风中浓郁的死气,但飓风本身却穿越过了圣光组成的盾墙,仿佛刀锋一般扫过最前排的几名圣光骑士当场被分尸,身上的金属铠甲都被切成碎片。
  赫拉·图姆大怒,手中制裁之锤愤怒得丢了出去,直接撞在一只石像鬼胸口,把这只石像鬼砸成了碎石。看到此般景象,许多圣光骑士齐声喝道:“风暴之锤”,而后漫天飞起的锤子瞬间击碎了将近一百只石像鬼,地面粉碎的黑曜石块几乎铺满。
  枯木森林中传来一声艰涩的怒吼,更多的石像鬼腾空而起,这次是真正的遮天蔽日,一眼看上去不下于千只。
  赫拉·图姆脸色一变,这上千的石像鬼,他坚信圣光骑士团可以战胜,但那必定会损失惨重,这和最初来到南大陆的目的并不一样。这次带来的是圣光骑士团的精英力量,按照和精灵族的协定,他们是协助,主力应该是精灵的大军,正面硬刚这一波石像鬼,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损失范围,这些精灵怎么还不出现!

“精灵绝对不会抛弃盟友,尊敬的‘圣光的号角’,赫拉阁下,原谅我们来晚了!”充满威严的声音从海上传来,赫拉·图姆望去,海面上密密麻麻十数艘精灵族独特造型的方舟正在靠岸,成队成队的精灵大军加入战斗。

  精灵大军中很多是天生的射手,眨眼间满天石像鬼便被密密麻麻得翠绿色箭矢笼罩,当一根箭矢让石像鬼坚硬得翅膀裂开之时,两根箭矢就能彻底击碎石像鬼的翅膀。随之而来的,便是成堆成堆的石像鬼从天上坠落,石像鬼大军在精灵全部登岸以后,损失惨重,不得不拖着残部逃离。
  精灵大军是在十戒军之光辉的统帅“银月之辉·圣铎”带领下,总共上万人,并且带来了精灵王希尔瓦·泰泽亲自凝聚的月亮泉之精,只要在这片大陆上有一棵活着的树木,就能利用月亮泉之精转化为第一个月亮泉,拥有了月亮泉,对于精灵大军来说,这就是第一个营地。
  “圣光的号角阁下,希望您可以帮助我们净化一棵枯树,转化的月亮泉,我们将共同使用!”银月之辉·圣铎对赫拉·图姆说道。
  “如你所愿!”赫拉·图姆走到一棵枯木之下,抬起双手,圣光莹莹亮起:“纯洁的圣光,愿您用神圣的力量,净化一切浑浊,给予生命最初的希望,愿圣光怜悯!”
  仿佛沟通了天地,从乌云之中瞬间打开了一道探照灯一般,透明的光柱从天而降,把赫拉·图姆面前的这棵枯木笼罩了起来,圣光一寸一寸从枯木上划过,而枯木也一寸一寸得变化,从干枯范黑向棕褐色正常的树干颜色转变,甚至贴近地面的树干上长起了青苔。
  几十秒,仅仅几十秒,这棵枯木就变成了身上布满青苔、五米多高,树冠虽然不茂盛但也有非常明显的绿色。这在周围一望无际的枯木之间来看,非常诡异,但这棵树让银月之辉·圣铎激动得浑身颤抖。
  拿出月亮泉之精,直接嵌入这棵树木之上,一道绿光闪过,树木仿佛颤抖了一下,而后疯长起来,直接拔高到二十多米,抽枝拔叶,迅速茂密得不得了。而从它的脚下开始,一圈圈绿色蔓延开来,地面从黝黑透着死气,变成了正常干燥的土黄色,死气被无穷无尽得生命之力覆盖,而绿色地面扫荡过的树木,也纷纷从枯败的模样转化为郁郁葱葱,长叶的长叶,开花得开花,瞬间这一片最外围的枯木森林变成了真正的绿色森林,连带着到达海岸的地方都把雾气驱散,这一片地域彻底变成了生机勃勃得存在,赫拉·图姆仿佛一瞬间有了到达东大陆精灵领地的感觉。
  注入月亮泉之精的树木,树干中央见见空了出来,在树根的地方形成了一个水池状的槽,赫拉·图姆用圣光从云层中召唤的圣光柱,慢慢变成了银色的月光柱,照射在树下的凹槽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出现透明的液体,这就是整个精灵族赖以生存的月亮泉水!
  “神奇的生命力量!”赫拉·图姆赞叹道。
  银月之辉·圣铎点点头:“这是伟大的精灵王的力量,我相信尊敬的月之神也在保佑着我们!”
  “有了月亮泉,我们就算在南大陆站稳了脚步,接下来,让这些该死的亡灵都去见鬼吧!”赫拉·图姆郑重的说。
  “我们精灵,将不断派出支援部队,直至占领整个南大陆!”银月之辉·圣铎站在月亮泉水旁,无比自信。

在枯木森林深处,是一片荒芜的山脉,山谷的腹地,有一片白骨构建的城堡,方圆数百里都被白骨铺满,一片惨绿色的骨池边,许多骷髅抬着巨大的黑曜石丢入池中,惨绿色的液体四下飞溅,飞溅到骷髅身上,这具骷髅立即被腐蚀得碎裂成白色骨渣再飘起青烟。在骨池不远的地方,是另一座奇异骨架搭建的祭坛,每当一块黑曜石丢入骨池,几个呼吸的时间,祭坛上就显现出一只石像鬼,天地之间无尽的死气被祭坛吸纳而来,石像鬼双眼便亮起了,挥舞起巨大的翅膀飞向白骨城堡。
  “精灵王,如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占领我的大陆,我会让你知道死亡的威力!”伴随声音而出的,还有无尽的威压,瞬间扫荡整个南大陆,就连岸边刚刚搭建的月亮泉水,都动荡起来,仅仅几个呼吸之后,泉水便不再那么透明,一丝若隐若现的黑色在月亮泉水中诞生。
  三个月后……
  “圣铎阁下,你们精灵族承诺的援兵呢!!”赫拉·图姆面色苍白,手握制裁之锤对银月之辉·圣铎怒目而视。
  银月之辉·圣铎脸色无比难看,而且他的右臂也绑着绷带,隐隐的血迹可以看出受伤不轻。和不死亡灵战斗,最令人烦恼的一点是战斗受伤很难治愈,即使圣光和月亮泉水的生命能量,也只能大致保持不再恶化,当然,这里的月亮泉水已经被发现被污染,如果不是圣光和月亮泉水的压制,很可能受伤者一个都活不下来,直接化为一地白骨,再爬起来向战友挥舞着砍刀。
  “尊敬的圣光的号角阁下,精灵不是喜欢食言的种族,否则圣光骑士团也不可能愿意与我们结盟参与这次行动。我坚信精灵的援军正在路上,也许他们遇上了海上风暴,但一定会来,我们已经把阵线控制到了整个枯木森林尽头,只要援军一到,我们就能推进战线,直达那座白骨城堡!”银月之辉·圣铎语气非常肯定。
  赫拉·图姆看了这位精灵首领一眼:“希望你没有欺骗我,圣光骑士团的损失,已经到了令团长大人心痛的地步,这个责任,我承担不起!”
  “如果这场战争失败,我也承担不起!”银月之辉·圣铎默默点头。
  昨晚的斥候只回来了一名,另外四名应该是成为今天即将进攻而来的骷髅海的一员。回来的斥候也身受不轻的伤害,但他坚持亲自向银月之辉·圣铎汇报自己看到的情景:“在…在森林的那边,白骨遍地的山谷,白骨上百米高的白骨城堡,还有从地上祭坛飞…起来的石像鬼,我们一出现就被发…发现了,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紧紧盯着我,我的四个队友就是直接在这股威压之中七孔流血而死,我,我最多算是运气好,才拼命逃了回来。”
  “威压?”银月之辉·圣铎和赫拉·图姆相视一眼,继续问道:“很大的威压?”
  精灵斥候面色难看得回忆:“就仿佛…仿佛精灵王给我的威压,只是,伟大的精灵王是让我想亲近的生命力海洋,这里,是…是无边无际的死亡之海,让我好像看不到尽头,找不到任何生的希望!”
  银月之辉·圣铎与赫拉·图姆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震惊。

“伟大的精灵王,难道您忘记了您的子民吗?”银月之辉·圣铎半跪在地面,胸口插着一根断裂的骨箭,双眼之中的悲痛再也掩饰不住。
  在他的面前,是一匹骨马,骨马身上披着破碎的绸布,马的四蹄如同被烧红的金属一般,踩在地面就在地面留下泥土被烤焦的痕迹,踢在岩石上偶尔还会有火星冒出来。
  骨马上骑着一个人,全身被破破烂烂的金属铠甲包裹,一件宽大的斗篷从头罩住整个人,斗篷下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精灵,浓郁的生命能量,我渴望这种能量已经上千年了,但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浓郁的,想必精灵王的生命能量,一定会比你更诱人吧?”从斗篷下的黑暗中传来这些话。
  “亡灵的统治者,今天我可以死在这里,但是你,我坚信最终会死在伟大的精灵王箭下!”银月之辉·圣铎咬着牙拔掉了胸口的断箭,一股献血迸溅出来。
  “是吗,如果有那一天,我会亲自收下精灵王的生命能量,我会让你们的月亮泉水成为我南大陆所有亡灵的美食!”亡灵统帅把手中的骨矛指向重伤的银月之辉·圣铎。
  银月之辉·圣铎惨笑一声,艰难得站起身来,好让自己不至于比骑在马上的亡灵统帅矮多少,用视死如归的眼神朝着亡灵统帅走过去:“你永远无法理解属于泰达索坦的荣耀,月之神的子民,绝不低头!”
  一阵划破天空的震颤,威严而又低沉的声音扫荡过整片南大陆,并沿着海风飘到海面上,一直滚滚到不知距离的远方:“你是第一个有资格知道我名字的精灵,我郑重的宣布,银月之辉·圣铎,你是我亡灵之主·阿蒙敬重的对手,我愿意为你在南大陆立柱!”
  亡灵之主的声音贴着海面传出数百里,那里有四艘都灵王朝的巡海巨舰,正撑着满帆朝着南大陆相反的方向越行越远。巡海巨舰上,赫拉·图姆站在舰尾遥望着南大陆的方向,他强壮有力的双臂只剩下一只。
  听到传来的亡灵之主声音,赫拉·图姆双眼一闭,然后缓缓单膝跪地,剩下的左臂抚胸微微低头:“银月之辉阁下,您是值得尊敬的战士!但是,圣光骑士团是都灵王朝圣光一脉的希望,原谅我我不能也不敢让他们给我陪葬!精灵族承诺的援军迟迟不到,这场战争那时候就已经输了,但你放心,待我把圣光骑士团的小伙子们送回中大陆,我会亲自向团长申请,我独自一人再回南大陆,我来给你陪葬,这是我对战友的承诺和誓言,我用圣光见证我的承诺!”
  “圣光的号角阁下!”“圣光的号角阁下!”
  “不用多说了,以最快的速度回中大陆,亡灵之主这恐怖的存在,也许团长大人亲临,也不是对手,我必须把这件事最快的速度告诉团长大人!”赫拉·图姆说完身体颤抖了一下,断臂之伤对他来说一点都不轻松,咳了几声,走回船舱。
南大陆。
  一座用黑曜石打造的高大石塔耸立在枯木森林外的海岸,黑曜石塔上悬挂着一杆破损了的弓箭。
  亡灵之主·阿蒙站在塔前,眼神却遥望海面,东方。
  “这是!”忽然阿蒙手中的骨矛颤抖起来,如果有谁现在通过他的视线观察,就能看到这视线仿佛穿透了数十万公里,看到了一股漆黑无比的风暴,正在东大陆肆虐,摧毁,侵蚀,这股侵蚀的力量甚至让阿蒙都隐隐感到一丝恐惧。
  “这,就是精灵族,没有来支援的原因吗……”

 “灾难降临!”亡灵之主扭头回到他的白骨城堡,在他身后,腐肉缝合怪、地穴恶魔、石像鬼、冰霜骨龙紧随而去。
  随即,一道道命令从白骨城堡之中发布下去,传达到整个南大陆。
  “从今日起,所有海岸线骷髅兵严守,每百米一名,发现任何情况立即上报!”
  “所有石像鬼取消落地权限,全部飞到空中戒备,发现任何情况立即反馈!”
  “地穴恶魔不间断巡逻大陆所有地下空间,危机一日不解除一日不停止!”
  “所有食尸鬼全部出动采集木材制造绞肉车,做好灭族之战准备!”
  随着这些命令的下大,整个南大陆如同沸腾起来,再也不复一丝宁静。如果赫拉·图姆此刻回来,会发现,那雾气变得更浓密范围更大了,绵延到海面以上数千米之外,仿佛在防备着什么。
  当然,发现不寻常的不止南大陆亡灵,作为大航海时代缔造者的西大陆兽人,他们已经连续三个月没有任何船只从东大陆精灵驻地回来了,并且有航海队回复熔岩氏族高层,看到过红木帆船的残骸碎片从东方飘来过,但是并未看到幸存者。
  熔岩氏族当代族长熔岩·赤拳带着氏族所有高层来到熔岩山脉,在西大陆,赤炎河流域是属于兽人的,红杉河谷是属于航海队的,但熔岩山脉是属于锻造大师和巫医的。自熔岩氏族崛起以后,整个西大陆的巫医不再大规模出现,只有当年亡灵巫医的弟子,是被熔岩氏族族长承认的巫医,而亡灵巫医则被当初的熔岩·骨骸亲自册封为萨满。拥有巫医的部落,就可以崛起,甚至可以独立。
  熔岩·赤拳和氏族的高层亲自爬上熔岩山脉,来到巫庙前,族长熔岩·赤拳并不进去,隔着庙门道:“智者阁下,我有预感最近会有什么威胁到兽人安全的事情将要发生,但这只是预感,我需要智者们给我指示。”
  庙门内沉寂了一会,然后一个佝偻的身影走了出来,熔岩·赤拳和所有氏族高层都惊呼一声。
  这个佝偻的身影拄着一个有些发暗发黑的骨杖,骨杖顶端是一个不知道什么生物的头骨,里面燃烧着极微弱的绿色火焰。佝偻的老兽人步子非常蹒跚,他的上半身都被斗篷遮住,看不清面目。但所有熔岩氏族的兽人都认识,这就是当初协助第一代族长创立熔岩氏族并向人族宣战的亡灵巫医,这是熔岩氏族创始人亲自册封的第一智者!
  谁都没有想到千年前的第一智者,如今竟然还活着,并且他们还会在巫庙中亲自见到。
  亡灵巫医藏在斗篷下的头微微抬起,看了一眼所有兽人后,对熔岩氏族当代说:“你的预感,我也察觉到了,呵呵,老头子我没想到临死之前,还能替我们兽人占卜上一次,而且还是这种事情。”
  “尊敬的亡灵巫医阁下,请原谅我们打扰到您!”所有兽人虚心拜服,对于这位老祖宗一般的存在,没有任何一名兽人可以不尊敬,即使是族长。
  亡灵巫医点点头:“本来你们是没法打扰我的,但是,这件事,整个西大陆只有我一个,可以占卜,他们这些后辈,还没有能力为整个兽人整个熔岩氏族的未来点燃指引的灯塔。”
  “关乎整个兽人?”熔岩·赤拳很吃惊。
  老亡灵巫医默默用骨杖在地面上写下熔岩氏族最古老的文字,写完以后便咳嗽起来:“老了啊,活了上千年,早就活够了,我是到了终点,但兽人不应该到终点。这是我占卜出来的东西,你是当代族长,怎么做你说了算,当年熔岩·骨骸定下的规矩,巫医只能帮助熔岩氏族的族长窥探未来,却不可凌驾于族长之上指挥族长!”
  熔岩·赤拳看着只有作为熔岩氏族族长才能看懂的古老文字,面色大变。
  而老亡灵巫医咳了几下,便摇摇晃晃失去了平衡,“噹”的一声倒在地上,永远也起不来了。
  “亡灵巫医阁下!”“亡灵巫医阁下!”
  所有兽人大惊失色,纷纷去扶亡灵巫医,唯独熔岩·赤拳站在原地,口中默念道:
  “复仇者降临,三族联军,否则灭亡!”

扫描二维码下载游戏